谢超:市场进入震荡上涨期 政策宽松将是主要动力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09 11:16

      刚进入农历己亥年,A股几乎以绝尘之势,一扫去年“熊冠全球”的走势,沪指逼近2800点,创业板指亦一路高涨,市场热点几乎全面开花。外资以极其罕见的势头跑步入场,甚至配资都有卷重重来之势,就在各路资金疯狂入场的同时,市场交易量也在同步放大,显示出多空之间强烈的分歧:一边高举“牛市来了”的大旗鼓吹呐喊,一边谨慎乐观。财经邀请多位市场一线人士详聊市场,拨开市场疯狂背后的真相。

光大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谢超

当前进入“数据弱、政策松”的政策经济周期利来娱乐官网app国际第四阶段,这也就意味着“数据弱、政策紧”的第三阶段单边下跌期结束了,市场将进入震荡上涨期。在今年经济周期总体仍将平稳下行的背景,央行宽货币仍是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取向,具体要看宽财政的节奏和外部周期下行压力有多大,但只要货币政策保持宽松取向,对资本市场就是偏积极的影响。

     

财经:农历新年以后,A股气势如虹,量价齐涨,您认为这一波涨势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?从这样的推动力逻辑出发,它足以推动A股市场实现牛熊转换吗?A股是否已经出现了方向上的转变?

谢超:驱动A股上涨的根本因素在于政策经济周期第四阶段的确认,也即“数据弱、政策松”。在政策经济周期第四阶段的作用下,第三阶段“数据弱、政策紧”导致的单边下跌结束了,市场进入震荡上涨阶段。

财经:从资金面看,外资罕见的持续跑步入场,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推动力,为什么外资会有这样的表现?

谢超:凡是资本,都是逐利的,外资也不例外,因此,外资入市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政策经济周期第四阶段的确立。除此之外,根据我们的研究,外资不决定市场牛熊,也未必一定是长线资金,也难说能够有效提振估值,唯一比较确定的影响是外资流入将会加强本地市场与美股的联动性,近期美股出现强劲反弹,也是外资持续跑步入场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财经:从板块上看,这一波行情中,不少权重蓝筹股集体爆发,为什么这一波资金会青睐于权重股?您如何看后续成长股的投资机会?后续市场热点是否会切换到成长股?投资者应该如何鉴别“真成长”和“假成长”?

谢超:在政策经济周期的第四阶段,逻辑推演与复盘数据表明,在83个二级行业中,白酒等后周期行业和白电等前周期行业,总计12个二级行业能够大概率跑赢大势,这些二级行业明显以蓝筹白马为主,此外偏好蓝筹白马的外资对这种行情也有催化作用。

而随着政策经济周期第四阶段的确认,下半年中小创将随着基本面的改善而迎来行情。2月的中小创行情并非基本面改善的逻辑推动,而是1月31日中小创业绩预告后利空出尽的利好,对中小创风险偏好的整体改善,后续行情将分化。

建议按照“大博弈、利成长”的逻辑去筛选后续的真成长,看好AI、5G、芯片、军工等领域。

财经:1月社融创造了天量,这传递出什么信息?是否意味着宏观经济大幅衰退的预期已经得到缓解?在社融天量的同时,代表着企业部门现金流动性的M1增速仅为0.4%,这传递出什么信息?

谢超:近期的宏观数据中,属于经济同步指标的通胀数据低于预期、M1增速并不理想,这是“数据弱”的体现,但是对于经济增长具有领先含义的社融、M2等数据在改善,这体现了“政策松”,合并起来,所传递的信号即是“数据弱、政策松”,也即政策经济周期第四阶段的进一步确认,经济大幅衰退的风险进一步降低。

财经:虽然1月经济数据中CPI和PPI数据表现都很不尽如人意,但市场完全无视,继续放量上涨,而随着国内通胀数据和PMI继续走低,外部美联储加息步入尾声,如果降息的可能性不高那您认为2019年,央行的“宽货币”将会如何演绎,又会如何影响资本市场?

谢超:中国货币政策正在由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变,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高,继续紧盯着存贷款基准利率并不太合适,事实上,短端的DR007、长端的十年期国债利率在过去一段时间已经下降了很多。至于未来无风险利率会不会继续下降,或者说会不会降息,在一定程度上要看宽财政的力度。在今年经济周期总体仍将平稳下行的背景,央行宽货币仍是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取向,具体要看宽财政的节奏和外部周期下行压力有多大,但只要货币政策保持宽松取向,对资本市场就是偏积极的影响。

财经:综合国内外影响因素,您如何看待2019年的A股市场?风险点有哪些?推动上涨的动力又有哪些?

谢超:对于A股整体而言,我们的判断就是进入了政策经济周期的第四阶段,意味着市场告别“数据弱、政策紧”下的单边下跌,进入到震荡中的上涨,政策宽松是推动上涨的主要动力。可能的风险来自于经济超预期下行、美股超预期波动、汇率超预期波动、CPI通胀超预期、大博弈超预期升级、大博弈超预期缓和外资涌入不及预期。

财经:您看好哪些板块?为什么?2019年,对投资者有哪些建议?

谢超:一是,看好政策经济周期第四阶段的优势二级行业,包括后周期的白酒、中药、养殖、黄金,前瞻周期的券商、股份制银行、乘用车、白电、基建、地产;二是,基于“大博弈、利成长”,看好AI、5G、芯片、军工等科技补短板领域。

--访谈结束--